设为首页 | 快速导航 | 联系方式 苍南智客网 | 教育科研网 | 教师教育网 |素质教育基地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时讯 >> 教育周刊 >> 正文
【今日苍南·第60期】我是教师 不是病人 藻溪中学教师章步其
作者: 来源: 时间:2015/4/2 8:44:00 点击:

 

我是教师 不是病人——记藻溪中学教师章步其

   出生八个月,意外患上小儿麻痹症,被告知永远也站不起来了,他却偷偷练习走路,用一年时间从楼上走到了楼下。高考时,因一纸诊断书,与理想大学擦肩而过,他却用独有的办法跨入大学校门,并与教育结下了不解之缘。工作16年后,检查得知患上了腺癌,需要化疗,他却欺瞒了所有人,照常上课,灿烂依旧。

疾病、挫折、失败……面对这种种苦难,他说,生活就是这样,往往来的意外,但既然遭遇就应坦然面对。虽然现在身患癌症,但他的身份不是一个病人,而是教师章步其。

 

意外,遭遇就坦然面对

  霍金、张海迪、海伦·凯勒……藻溪中学九年(3)班学生陈雅诗从小就知道很多身残志坚的典型人物,但从未想过还有一个鲜活的事例发生在自己身边。

  去年期末考试前,章老师就已经知道自己的病情了,但从来没有在全班同学面前提起,也没有表现出来,直到上个星期,我们才从校领导那里知道。陈雅诗口中的章老师就是藻溪中学教师章步其,九年(3)班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去年12月,章步其无意中发现脖子旁边长了一块赘肉,去医院检查被告知患上腺癌。

  为什么所有的不幸都要落到一个人身上?陈雅诗所说的不幸,除了老师近期被查出患上腺癌外,还有他的小儿麻痹症和求学、工作等特殊经历。

  当周围所有人都为他感到心疼时,章步其的反映却是与众不同的。洗澡时,发现脖子上突然长了一块肉,不是我自己的,哈哈。医生说是腺癌,一时死不了。描述病情时,他用手指了指脖子。这是他的原话,而且是笑着说的,似乎在说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

  谈及近年境遇,章步其的笑声依旧爽朗。出生八个月时,他患上了小儿麻痹症。小学五年级时,当很多同龄的孩子都在田间肆意奔跑,他只能趴在窗前看着。诊断医生说他再也站不起来后,他想试试看。趁着家人都出去的空档,他把一个人关在楼上的房间里,把所有的棉被都铺在地上,然后一点一点地练习站立。没想到几个月后,他竟奇迹般地站了起来。更加意外的是,一年后他竟然从门边走到了窗台。

  读初中时,因父母做生意倾家荡产,他靠老师和同班同学的资助才勉强交了学费,没钱买学习资料怎们办?无意中看到老师办公室有一些多余的练习册,他就了一个学期,而且还考上了苍南中学。

  好不容易高中毕业,按高考分数,他可以上个理想的大学,却因为残疾鉴定不小心被降低了等级,成了生活不能自理的人,没有一所大学录取。他用了三天三夜的时间,把自己的经历写下来,然后邮寄给了当时的省教委有关负责人。因高效录取已经结束,他最后去了一所电大。当大学校园里的学生都对他的成绩和能力产生质疑时,他成为了大学记者团团长,社员有一百多人。

  大学毕业后,他最开始只是藻溪中学的一名图书室管理员,他用半年时间几乎阅读了图书室里的大部分书籍。走上讲台后,很多学生与家长都怀疑靠双拐与残疾车行走的他不能胜任,他却在最短时间内就打消了大家的顾虑,成为一名优秀的语文教师兼班主任。

  工作16年的他,前段时间被检查出患上了腺癌,已经扩散,未找到病灶,需要化疗。

  生活就是这样,往往来的意外,但既然遭遇就应该坦然面对。他说,过去的很多事情,他都是笑着面对的。以后的一些意外,他依然能够笑着面对。

  教育,我早已以身相许

  章步其在藻溪中学从事语文教学工作已有16年,其中12年担任班主任工作。

  为人和善,总是微笑着上课,讲课很精彩。”“他很关心我们,有一次我回家很晚,他就用车灯照亮我回家的路。”“有一次肚子痛,章老师第一个发现,然后把我送到医院打针。来到他所任教的班级——九年(3)班,问及章步其老师的平时表现,同学们围坐一团七嘴八舌地说个不停。

  品学兼优,他是全能手。黄梦莹同学声音最响亮,脸上写满了崇拜之情。按照她的话说,章步其老师是一个全才,语数英、科学、社会,只有学生问不到,没有他答不出的。下棋、书法、写作、拉小提琴,无一不晓、样样精通。他虽然行动不便,但非常好动,每天都是很早来到学校,经常能够在班级看到他的身影;每到周末,只要有时间,就会去家访,家长和同学都很喜欢他。他很乐观,无论碰到多大的事,都能笑着面对。……

  因为身体的原因,章步其老师刚刚分配到学校时,没有分配教学任务,只是在图书室当管理员。藻溪中学校长卢立泼说,章步其在藻溪中学读书时就是有名的才子,懂棋艺、晓书法、通音乐,曾经在学校文艺汇演时以一首歌舞《血染的风采》争夺在校所有师生的眼球。工作后,校领导觉得在图书室有点可惜,就让他走上教学岗位,没想到学生都很崇拜他,家长也很喜欢。曾经有一个学期,他担任三个班级的语文教学工作,最多时一天上六节课。平时他都要拄着拐杖或者坐轮椅走路,三个班的教学任务对他的身体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因为长时间的站立身体可能吃不消,但他都坚持下来了。

  在卢立泼的眼中,章步其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教师。他当了十几年的班主任,每当一届班主任,他总能与家长、学生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他关注每个学生的成长,从不放弃任何一名学生。他特别关心留守儿童,在台风频发的季节,他最先顾及的不是自己家里,而是安置那些留守的孩子。

  每个学校都有教育宣传信息员,我们学校的教育宣传工作就是由他负责。卢立泼介绍说,章步其工作很积极,只要学校有教育宣传工作,不管是文字还是摄影,都是他一个人负责,曾经三次被评为县教育宣传信息先进个人。章步其在学校可谓身兼多职,除了固有的教学任务外,他还是校文学社指导老师,他指导的学生在省市县乃至全国各级征文和比赛中都曾获得理想的成绩,他指导的文学社还被评为县优秀社团,他负责的校刊也被评为县十佳校刊校报

  问及肩上担着这么多的担子,会不会有些吃不消时,章步其风趣地说:既然选择了教育,就要以身相许嘛!如果不是领导、同事、同学极力劝说,他会一直隐瞒病情,带病上课。他说,现在每三个星期就去上海化疗一次,最担心的是化疗要请假,耽误学生功课。提到他的毕业班学生,章步其脸上写满舍不得与不放心。

  因为班级里有几名学生的情况,代理班主任不是很清楚,想过来交代一下。虽然才请假三四天星期,医生也建议不要出去吹风受凉,但章步其还是偷偷来过几次学校。其实他还想到班级去看看学生,但没敢进去,他担心那些女生会哭。说这话时,他的脸上少了一丝笑容。

  勇者,自是无惧亦无畏

  上下楼梯,拐声清脆;教室出来,满身粉尘;办公室里,谈天说地;教研会上,谦虚和善。章步其留给同事的印象是,他没有大多残疾人都有的自卑和极度自尊。不管在哪里碰到他,总是阳光灿烂,好像从来没有什么忧愁病苦似的。即使现在身患癌症的他,也没有出现情绪低落、工作态度变化大等情况。

  医生说这种腺癌是比较好的一种,问题不是很大,化疗几次说不定就会好起来,没事。面对那些担心他病情的领导、同事与学生,他总是轻松平静地安慰着。

  其实,他心里明白,病情并不如他所说的那般轻松,医生说他的腺癌应该是从其他地方转移而来,如果是胰腺癌就会比较麻烦,但一直查不出病灶,所以只能边医边看。已经扩散,但至今还没有找到病灶,我现在就是一只小白鼠,正在接受试验。即便这样,章步其还是始终微笑着。

  采访时,记者有些担心,说了这么多伤心事,会不会影响他的心情。章步其的回答只有三个字:开玩笑!

  “‘再长的路也有尽头,千万别回头;再沮丧的心也有希望,千万别绝望。这是我的座右铭。章步其说,他从来不是一个内向的人,也从来不悲观。从小到大,难免有很多人向他投来异样的目光,但他从来不畏惧,一直都是昂着头向前走。他也从来不把自己当做一个残疾人来看,因为苦难可以发生动机,也可以扼杀生机;可以磨练意志,也可以摧垮意志;可以高扬人格,也可以贬抑人格,——全看受苦者的素质如何。

化疗期间,我还可以帮助镇里编辑藻溪镇镇志,有时间还可以来学校转转,看看学校和孩子们,不会让自己荒废的。章步其说,勇者无惧!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积极配合治疗,早日回到讲台。只要能在讲台上站一天,他就不是病人,而是教师,他要继续做一名知识渊博、非常有趣的人民教师。(记者 郭永慧)

(原载于《今日苍南》2015329日)

 

附件下载:
【字体: 】【顶部】【关闭本页
最新发布
阅读排行
最新图文